• Hi,欢迎光临£º中国南方艺术(www.6539612.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边下地狱边体会道德:罪人¡¢诗人和圣徒艾略特

    2019-03-04 10:11 来源£º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º许小凡 阅读

    ¡¶T. S. 艾略特传£º不完美的一生¡·

    [英]林德尔·戈登 著

    许小凡译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9年1月

    文¦ò许小凡


    “每首诗都是一则墓志铭”

    1951年£¬牛津大学的文学评论季刊¡¶批评?#32602;¨Essays in Criticism£©创刊¡£在1968年重印结集的合订本中£¬这本创刊号收录了一篇新的编者序£¬披露了与诗人艾略特有关的一桩公案¡£1910年£¬不到二十二岁的汤姆·艾略特从哈佛毕业后来到巴黎追寻诗魂£¬在左岸的一处疗养院里与小他两岁的年轻人让-于勒·韦尔德纳£¨Jean-Jules Verdenal£©结下了亲密的友谊¡£这个写诗的医学生后来在一战时上了前线£¬开战后不到一年就在达达尼尔阵亡了¡£

    艾略特

    艾略特

    韦尔德纳存世的照片很少£»据林德尔·戈登在艾略特传中的描述£¬他是个挺可爱的小伙子£¬“生着一张和善的圆脸……面容中流露几分他那一代人温柔谦恭¡¢像待宰献祭的羊羔一样听天由命的神情”¡£1934年£¬艾略特怅然追忆起这位已经“和加里波利的泥土混成一处”的朋友£º日暮时分£¬韦尔德纳穿过卢森堡花园£¬手挥一束丁香向他走来¡£在艾略特此后的漫长人生中£¬对这位青年挚友的怀念恰恰像日落为一切事物投下的温柔的长影¡£艾略特的第一本诗集题献给了死于1915年的韦尔德纳£¬并附上了但丁?#35835;?#29425;篇¡·第二十一章末尾处鬼魂斯塔提乌斯对维吉尔说的话£º“现在你可以明白我心中?#38405;?#29123;起的爱是多么强烈£¬我忘了我们的形体是空虚的£¬把幽魂当作固体的东西?#21019;?#20102;¡£”

    ¡¶批评¡·合订本追加的编者序讲述了这桩公案的经过£º1952年£¬他们刊登了约翰·?#35828;ã¨John Peter£©的?#19969;?#33618;原¡µ新解?#32602;?#36825;篇对¡¶荒原¡·的传记式解读暗示艾略特与韦尔德纳之间的关系可能超越了友谊的边界¡£编辑部及作者随即收到了艾略特的律师函£¬称这类批评是对诗人的诋毁£¬要求销毁所有仍未售出的当期辑刊¡£被迫撤稿的主编F. W. 贝特森£¨Bateson£©激动地为文学批评的自由声辩¡£其中固然有诗人在何种程度上能干预自主的文本世界¡¢?#23472;?#27490;某类读解£¨或者“误读”£©发生的问题¡£但更重要的£¬则恰是贝特森在编者序中指出的£¬既然诗人会为对作品?#21335;¸¶了?#20882;犯£¬那么作品在多大程度上是真正“去个人化”的£¿新批评式去个人化¡¢去历史化的解读£¬在多大程度上是有生命力的£¿而如果从问题的另一面发问£¬依赖大量传记材料解读文本的实践是可信赖的吗£¬还是必然?#23736;?#25991;本不忠与附会的危险£¿文学传记的写作£¬恰恰就处在这些问题的十字路口上¡£

    林德尔·戈登的这本历经二十年成书的¡¶艾略特传?#32602;?#21017;是她以独特的方式对这些问题的回应¡£这是一本材料丰富¡¢研究扎实的著作£¬有重要的学术价值£¬被广泛认为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文学传记之一¡£其中的大量信息£¬包括对书信¡¢影像¡¢手稿的征引£¬以?#23736;?#26102;间节点的佐证和对历史情境的还原£¬都首见于这部传记中¡£但它的伟大之处£¬还在于为艾略特的作品本身赋予了与生活事实同等程度的真¡£换言之£¬正如戈登开宗明义表示的£¬在艾略特诗歌“去个人化”的外壳之下£¬“往往是对个人经历的如实重构”?#27426;?#36825;一维度的真实就超越了?#23395;?#24847;义上的真£¬逼近位于现代主义核心的内在真实¡£这类着眼于内在真实的传记不仅贴近戈登反复援引的新英格兰为灵魂作传的传统£¬也更加符合艾略特自身?#28304;?#35760;的理解¡£艾略特拒绝后世为?#32422;?#31435;传£¬却反复提及诗歌作为传记的可能性£º“每首诗是一则墓志铭”£¬而它铭刻的更多是平静表面下的暗流——“一刹那果决献身的勇气”¡£

    作品文本与?#23395;?#20107;实就这样以不同维度的真实相互补充£¬但对任何人生的描述都近似¡¶荒原¡·末尾处用碎片搭起的废墟£º支离的瓦砾间仍有无限的¡¢无法填充的空白¡£同样着迷于展现作家生涯的科尔姆·托宾在¡¶大师¡·中?#38498;?#21033;·詹姆斯的洞察或能向我们展示这空白的面貌£º“他把那么多私密的东西变成了文字£¬但他最需要写下的东西£¬?#20174;?#36828;不会?#27426;?#21040;¡¢不会发表¡¢不为人所知£¬也将不被人理解¡£他为此感到奇怪£¬又几乎难过起来¡£”任何一个严肃写作的人都面临相似的问题£º最需要言说的£¬恰恰是作品与传记性事实所共同缄默的¡£但也恰是这样的留白给了好的传记流动的空间£»在外在?#24405;?#19982;作品记述之间的余裕里£¬有据?#21335;?#35937;和有度的共情飞针走线£¬将人生的碎片连缀成一块织锦¡£

    这在重述艾略特的人生?#27605;?#24471;尤为必要¡£面对艾略特的人生时£¬我们或许面对的是这样一个问题£º一个写出一流作品的人£¬是否可能度过三流的人生£¿艾略特的人生充满了可能构成三流人生的种种素材£»或者说£¬它在许多关键?#24405;?#19978;是堪称?#19994;­£?#22256;窘£¬甚至失败的¡£他二十二岁离家?#24052;ùÅ分Þ£?#21518;来终生客居英国¡£他在1933年与妻子薇薇恩强行?#24535;™Ñ?#19981;体面地逃离了近二十年地狱般相互折磨的婚姻£¬为躲避妻子追踪在破败的牧师宿舍里东躲西藏£¬几人共用一个窄小的卫生间¡£将近五十岁时£¬他与?#34987;?#30340;批评?#20197;?#32752;·海沃德同住£¬每周推着海沃德的?#24544;未?#20182;出去散步£¬但大部分时间离群索居£¬把?#32422;?#20851;在公寓背阴面的小房间里£¬窗子望出去就是毫无诗意的通风井¡£他婚姻不幸£¬颠沛流离£¬成年后?#22270;?#23569;尝到家的温馨¡£与薇薇恩分开后£¬他先是走近了艾米莉·黑尔——他新英格兰血统与童年的化身——又走近了勇敢风趣的英国女人玛丽·特里维廉£¬最终却让她们都心碎了£º薇薇恩的痛苦¡¢疯癫和死亡折磨着他¡£最后£¬已近七十岁的他与仰慕他的年轻姑娘瓦莱丽·弗莱彻结婚£¬但此时他的人生也即将结束¡£

    这分明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生£º我们羡慕他的成就£¬但未必会愿意与他?#25442;?#20154;生¡£传记以“不完美”为题£¬既是从外部视角对这些事实的打量£¬也是对诗人内心渴望的体察£º他比我们任何人都更了解?#32422;?#30340;不完美£¬而他对拥有完美心灵的渴望也比我们大多数人来得更加迫?#23567;?#19968;个人是否可能怀揣对崇高的渴望却依然做下错事£¬?#24544;?#27492;永恒地背上道德重?#28023;?#36825;是艾略特的人生向我们提出的问题£¬也是我们面?#23472;约?#30340;人生时往往绕不过的问题£º他与我们一样跋涉在善与恶之间广阔的灰暗地域£¬经历荒野里的诱惑£¬也曾至少有一瞬在求生与害人之间进退两难¡£这让我们需要艾略特的故事¡£而戈登对这些故事的讲述是足够?#26082;ÙE?#28201;厚的¡£她并不枯燥地罗列事实£¬也不急于对幽暗的生活情境作道德评判£»她以细腻的笔触呈现的£¬是一类源自诗人生活内部的理解¡£她对艾略特皈依的理解就是一例¡£

     

    “边下地狱边体会道德”

    提到诗人艾略特£¬除了影响了整个二十世纪世界文学的¡¶荒原?#32602;?#26368;广为人知的恐怕就是他在1926年对圣公会的皈依¡£次年£¬他又加入了英国国籍¡£题为“皈依”的一章£¬却在第一页就?#20219;?#22320;扎下第一位妻子薇薇恩的身影£»他们间的关系?#19981;?#21435;了这章的大量笔墨¡£甚至这样说也不过分£º皈依被书写成了一场痛苦的世俗婚姻的回声¡£薇薇恩就是艾略特最大的道德问题£¬而在这场婚姻中对罪的发现也直接通向皈依¡£

    利索的抽?#22570;?#33575;之后£¬皈依这一举动凌厉的多面裸露出来£¬有的在光下莹莹?#28860;¯£?#26377;的却宁可待在暗影里¡£比如£¬崇高的皈依其实也包含了实际的考量£º如果教会“迫使”他禁欲独身£¬那么他就有正当理由离开这段相互折磨的婚姻了¡£?#27426;ø£?#23130;姻与皈依之间的纠缠远不止这些¡£这本传记的第六章与在内容上?#26377;?#23427;的第九?#38706;?#20998;明暗示——也仅仅是暗示了——一个更为幽暗的可能性¡£戈登为皈依这场?#21453;?#24314;了一个舞台£¬像¡¶哈姆雷特¡·中的¡¶捕鼠器¡·一样£¬为我们呈现了两出皈依剧情里?#21335;?#20013;戏£º艾略特?#32422;?#30340;¡¶斗士斯威尼¡·和?#26032;?#26031;·米德尔顿的¡¶变节者¡·¡£

    两部剧都来自皈依刚刚发生的1927年¡£在¡¶斗士斯威尼¡·和它的续集?#37117;?#24237;团聚¡·中£¬一个男人杀死了一个女人£¬或者动了杀死她的恶念¡£¡¶变节者¡·里£¬碧雅特丽丝为了爱人?#25176;?#26432;死了未婚夫£¬这恶行却最?#25112;?#22905;与凶手和他背负的罪本身?#21355;?#22320;捆在了一起¡£在这一切剧情中£¬害人的行动甚至念头本身都变得像前情提要一样无足轻重¡£要紧的则是这之后杀人者手上洗不去的血印——哪怕他?#27426;?#20102;杀人的念头£¬这?#23472;?#36523;恶的发?#24535;?#36275;?#22253;?#20182;从无善恶的天真的伊甸园打入荆棘人间¡£

    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在婚姻旷日?#24535;?#30340;折磨中£¬艾略特是否真的动过?#36924;?#30340;念头£¬哪?#36718;?#26377;一个闪念¡£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地保?#24535;?#24789;£¬这也是为什么戈登在这里数度点到为止¡£但她意味深长地将我们的目光引向艾略特对¡¶变节者¡·的点评£º“一个并非天生恶?#21360;?#21364;生来不去负责也不大成熟的人£¬突然间被困在了自身行动的恶果里¡£这样的悲剧在任何一个时代和国家都上演?#29275;?#19968;个生性与道德无关的人£¬突然困在了卸不掉的道德的重轭之下——而这道德并非人造¡¢却是天然的¡£他也将因此为本来漫不经心的举动承担后果¡££¨杀人的£©碧雅特丽丝并非一个道德动物£»她?#33618;?#36793;下地狱边体会道德了¡£”我们越咀嚼这些句子£¬就越感到这几乎是艾略特沉痛的剖白¡£他审慎地将人的“天性”£¨nature£©形容为“与道德无关”£¨unmoral£©——这道德的真空甚至并不等同于对道德的“浑然不觉”£¨amoral£©£¬因为后者已经预设了对道德的某种知觉¡£对道德的知识于是?#33618;?#26159;后天的¡£但与此同时£¬它又听命于一个更高的秩序£º它并非人造£¬而是出自“天然”£¨Nature£©£»它是人无法左右也无法躲避£¬必须与之狭路相逢的¡£人间的道德知识与天成的道德秩序之间£¬横亘着一道悠长的阴影£¬这恰恰也是人的悲剧所在£º我们的道德行为往往先于道德知识£¬?#20174;?#19981;得不没头?#33618;?#22320;被?#23383;?#21040;险恶人间的洋面上去¡£

    但暗流汹涌的大海并没有在这里出现¡£相反£¬在短短的两行之间£¬炼字十分谨慎的艾略特却一字不差地重复使用了“受困”的字眼¡£更加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艾略特对爱欲?#21335;?#35937;往往与这类困顿的封闭空间相联£¬而其中最典型也最为隐蔽的£¬当属他笔下众多爱的“花园”——“封闭”的意象在花园一词的词源£¨gardinus£©中根深蒂固¡£不管是主人公残忍地抛弃哭泣的少女的?#20146;?#33457;园£¬¡¶荒原¡·里见证确切又必朽的爱的狂喜的风信子花园£¬还是¡¶烧毁的诺顿¡·和?#37117;?#24237;团聚¡·里与艾米莉·黑尔共同走过¡¢最终却?#33618;?#21548;凭其荒芜的玫瑰园£¬在艾略特的笔下£¬与这些爱的场所相伴的往往是一种爱的联结带来的焦虑与压抑¡£¡¶圣灰星期三¡·里的那位行走于?#19979;?#20848;之间的完美的圣女£¬也是但丁的贝雅特丽齐与身着白蓝袍的圣母玛利亚共同的化身——而在圣经传统中£¬童贞的玛利亚恰恰也被形容为“封闭的花园”£¨hortus conclusus£©£¬她的德性?#20174;?#22905;幽闭的贞洁¡£花园似乎浓缩了艾略特对爱的经验的矛盾的两面£º一面是对不受世俗玷污的完美女性的不切实?#23454;南?#35937;£¬一面是婚姻现实对他的榨取与挤逼——正如早期诗作¡¶公爵夫人之死¡·中那个渴望夺门出逃的丈夫¡£

    在戈登的笔下£¬这局促的婚姻困境与忧郁无边的道德的黑夜形成了工整的对位£º它们共同奏响了皈依的篇章¡£这样一来£¬宗教这样一个当下的世俗社会似乎并不关心的问题£¬就被转化成了一个几乎每人都必须面对£¬尽管未必都诉诸宗教解答的日常问题¡£这样的转化恰恰让宗教变得相关甚?#30103;?#20999;起来¡£婚姻让艾略特惊恐地发现了?#32422;?#19982;对方在狭小的日常空间里彼此作恶的能力£¬而在婚姻与日常生活的?#30251;?#30456;接里£¬理?#36924;?#22766;地谈论正义几乎是荒诞的¡£戈登向我们铺陈着两边的事实£º诚然妻子长期的重病与歇斯底里¡¢无理取闹把丈夫从身体和精神上压垮了£¬但丈夫决绝的冷漠与这类神经质的发作又往往互为因果£»一方面£¬艾略特近二十年的忍耐与照料可以算是做丈夫的?#25163;烈?#23613;£¬另一方面£¬当两人都知道他的抽身就意味着对薇薇恩的处死£¬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选择离开£¬就意味?#25856;?#19978;沾了另一个人的血¡£在正义无立锥之地的日常生活里£¬?#21019;?#22312;着无穷细微的道德选择¡¢无尽的自我拷问和对方的尖声诘问¡£在这时£¬寻求“天然”的更高的“正义”似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举动¡£

    于是我们发现£¬把?#32422;?#30340;婚姻生活形容成“地狱”£¬与对更高正义的追求£¬在这里变成了同一件事¡£戈登提到了艾略特与同样来自圣路易斯的神学家保罗·埃尔默·摩尔的通?#29275;?#20004;人对地狱是否体现神义展开了争论¡£“对他来说£¬地狱是正义£¬是智慧£¬是爱——这些都是但丁的地狱之门上的文字¡£”戈登写道¡£摩尔那个慈心仁厚¡¢不可能亲手创造地狱的上帝£¬对艾略特来说不过是个“圣诞老人”£¨1930年6月2日£©¡£他明确表示£¬“‘为了上帝的荣耀受罚下地狱’对我来说是有道理的£¬没什么自相矛盾的£»我宁?#19978;?#29616;在这样终日行走在对永恒的?#24535;?#20043;中£¬也不愿觉得这一切都是小孩的游戏£¬大家最后得到的都是一样不值什么的奖励”¡£

    ?#28304;斯?#20043;£¬那句惊心动魄的“边下地狱边体会道德”带来的一面是如临深渊的恐怖£¬一面或许反倒是安慰¡£下地狱本身也意味着将有限的生?#37027;?#21512;进一个更大的¡¢从犯罪到?#20161;?#30340;神义结构中去?#22909;?#26377;?#22836;££?#23601;没有正义可言¡£这大概就是艾略特在1930年谈论波德莱尔时提到的£¬“恶的观念包含着善的观念”¡£选择皈依因此也与这对罪与正义的理解息息相关£º在这选择中£¬艾略特皈依的安立甘公教£¨Anglo-catholicism£©中的天主教元素——包括它对罪的体认和对炼狱?#20161;?#30340;信仰——与英国这个实在的场所同样重要¡£婚姻的地狱以它的火舌舔舐着艾略特£¬但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或许也是一个有意为之的选择¡£戈登提到在1932至1933年回到哈佛作诺顿讲座的艾略特一度在英美之间举棋不定£º“他从美国处?#26159;?#30340;是家的温馨£»从英国处?#26159;?#30340;是他没有说明的什么¡£”?#27426;ø£?#23601;是这他没有向庞德明言的原因让他在决定了结这?#20301;?#23035;的同时回到英国£¬切近地面对婚姻破裂的后果¡£这并不是什么自相矛盾的决定£¬相反£¬这或许恰恰映照出了艾略特对恶的根本认?#19969;?#27604;起因罪受罚下地狱£¬更可怕的毋宁说回到道德的真空¡£出于逃避的目的回到美国£¬则意味着重新跌入这道德真空的风险£º美国不仅在地理上?#29420;?#33406;略特道德困境的中心£¬他生长于斯的清教传统也无法继续为他在罪中开启了的心智提供滋养¡£戈登提醒我们注意艾略特的一席话£¬“只有两样东西£º清教和天主教¡£非此即彼¡£你要么相信罪是真的£¬要么就不相?#29275;?#36825;——而并非善恶好坏——才是道德上重要的差异¡£清教主义不相信罪的存在£º它只相信有些事情不能做”¡£

    艾略特对这一点的信仰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还是在?#22278;?#24503;莱尔的评论中£¬艾略特将行善作恶的能力当作人之为人的根本£¬并对既不行善也不作恶的行尸走肉般的生活痛恨不已£º“作恶总比什么也不干好£º至少£¬我们存在着¡£”¡¶磐石¡·中的合唱唱道£º“他£¨使徒?#35828;ã?#30340;听众中有一小部分是好人/许多是坏人/大部分既不好也不坏/就像所有地方的所有人”£¬而“我们的时代是一个美德平庸/恶行也平庸的时代/此时人们不会放下十字架/因为他们从来都不会背起它¡£”¡¶大教堂谋杀案¡·中£¬坎特伯雷的平民妇女组成的合唱在圣徒受害?#21335;?#34880;中获得了对恶的知识£¬走出小我而形成了社群的概念£¬而在这之前£¬她们不过是?#27426;?#30340;袖手旁观的人£¬“活?#29275;¬´沾?#21512;合地生存着”¡£艾略特对这类浑浑噩噩的生存的反感——以致?#24535;?mdash;—在另一封致保罗·埃尔默·摩尔的信中表述得最为清楚¡£这封信?#20174;?933年5月18日£¬艾略特选择再次离开美国¡¢回到英国直面破碎婚姻动身前的一个月¡£信中他写道£º“长久以来£¬我最难控制的莫过于对人类的怒其不争——不是因为他们犯错或者作恶£¬这些我都能理解——让我愤怒的倒是他们的温温吞吞£»从某个程?#20154;担?#20182;们?#21335;?#38552;比恶还要糟——作恶的生命力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我觉得£¨只要?#19968;?#33021;保持不把?#32422;合?#24471;太重要£©?#36855;?#21463;的我都遭受了£¬正反两方面都有£¬£¨说?#32654;?#28459;一点£©那恶鹰也啄着我的肝¡£”

    ?#23472;约?#30340;生活和选择作这?#31456;?#31859;修斯式的描述无疑是悲壮的¡£回到英国不?#20174;?#19982;恶鹰合作£¬向它主动献上?#32422;?#30340;肝脏¡£通过这些重大的选择£¬艾略特有意无意地维护着?#32422;?#19982;地狱¡¢与罪之间的亲缘关系£»我们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这对地狱长久的¡¢近距离的¡¢细致入微的凝视£¬艾略特的诗歌不可能获得今天这样精确而克制的痛苦¡£从一个层面来说£¬这与戈登注意到的¡¢艾略特对“灵视”£¨vision£©一以贯之的追求一脉相?#23567;?#33406;略特对地狱?#21335;?#35937;是高度视觉化的£¬这也是但丁为他带来的遗产之一£º他强调在但丁这里£¬地狱与其说是一个场所£¬不如说是一种“状态”£¬而使人身临这一状态的唯一途径就是文本的视觉呈现¡£他也因此尤其珍视?#32422;?#30340;“灵视”的能力£º如果艺术家是一双人类的巨眼£¬那?#27492;?#24517;须替它的时代肩负起灵视的任务£¬?#25351;?#26366;支撑起过去伟大?#26469;?#30340;神话秩序与结构£¬并替人们凝视他们不愿或不能直面的地狱¡£就这样£¬他以一种近乎壮烈的姿态£¬迫近¡¢直视并且体?#29486;约?#22312;第一?#20301;?#23035;中作的恶和其中蕴含的罪£¬并?#26376;?#38271;的赎罪等待宽恕¡£戈登大致按照但丁¡¶神曲¡·的结构勾勒着艾略特的人生£º从第一?#20301;?#23035;的地狱£¬到抛弃妻子薇薇恩之后二十余年里悔罪与自我净化的炼狱£¬再到最后迫近天堂¡£如果这样的理解有其道理£¬那么戈登为艾略特?#25165;?#30340;角色——甚至更大胆地说£¬艾略特为?#32422;º°才?#30340;角色——就并非一个在地狱里万劫不复的普通人£¬而是那个朝圣的旅人但丁£¬在遍历了万恶的渊薮之后£¬?#38405;?#20316;为奇迹般的例外从另一头出来£¬攀爬炼狱的高山¡£

    这个在更高的层面上过分自洽£¬又与世俗生活保?#24535;?#31163;的道德系统让人略微不安£»我想戈登也感到了同样的不?#30149;?#23427;一方面展现了艾略特的崇高£º他?#38706;?#22320;赎着在朋友眼中几乎无中生有的罪£¬为看不见的鬼影折磨¡£但另一方面£¬这更高的正义的实现在现实中与其说是道德问题的解决£¬不如说是一个本来阴郁的主题向着更黑暗处的兀自?#30001;ì¡?#25442;言之£¬这个道德困境在想象的解决提出了更多的道德问题£º他对地狱和受罚即正义的信仰把整个事情合理化了£¬但这留下的是几位女性破碎的心和人生¡£在¡¶磐石¡·中£¬艾略特说£¬人啊£¬提防那个会提问题的人¡£戈登就是这样一个会提问题的人¡£她曾经在牛津的课堂上向著名的艾略特学者海伦·加德纳发问£º“在你看来他是否曾达到过?#32422;?#31934;神的目标”£¬而随之而来的下一个问题可能就是£¬“如果没有£¬他意识到了吗£¿”在讨论¡¶四个四重奏¡·的章节里£¬戈登反复提及艾略特的失败£º他向着一个终点/目的航行£¬但那不是最终?#20161;?#30340;天堂¡£?#27426;ø£?#22312;朝向赎罪的漫长的路途中£¬艾略特忽然发现?#32422;?#19981;必再想象地狱了¡£真的地狱已经在眼前展开¡£“俯冲的鸽子/带着炽烈的恐怖火焰/划破长空”£º二战开始了¡£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20204;?#33719;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º
    |  2019-03-0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

    ±±¾©Èü³µpk10Ô¤²âÈí¼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