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6539612.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顾彬 x 郑小驴文学的传播总是在误解中打开更多对话

    2019-04-10 09:0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新批评

    对话/在误解中发声

    顾彬

    顾彬

    郑小驴

    郑小驴

    德国作家汉学家顾彬之于中国文学的言论及判断一定程度上或许是他与听者的一种互相误解如其所言误解是正常的误解也是好的让彼此更清楚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厘清中国文学该如何观察自身与所处的世界怎样讲述经验与故事如何与世界文学对话的种种问题

    在文学资源全球化和同质化日趋激烈的当下观察?#36136;?#25551;写人的心理?#35805;?#27169;式写作仍然是有效手段

    郑小驴?#20309;?#20851;注的一位德国青年女作家尤迪特·海尔曼她的笔触多描写柏林普通青年人的日常生活大量描写细碎的生活琐事情绪的铺垫或渲染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或姿态让读者产生“蓦然回首”的感动这类小说很容易在读者心中产生情绪的共鸣也容易产生似曾相识的审美疲劳和海明威福克纳他们那代作家相比文字中依稀能察觉到“训练”过的痕迹在文学资源全球化和同质化日趋激烈的今天您认为作家要怎样用个性化来抗衡集体化避免同质化的同时凸显文学的个性

    顾彬写真话描写人的心理不要按模式从事写作不过问题在于我们认识我们自己知道别人多少我们能也敢观察?#36136;德w?#21407;来(中国)作家喜欢描写大事儿但是我同意茹志鹃说的“小事情中包括大事情”因此我宁愿一种“安静”的创造方式

    郑小驴您对中国文学有过一些公开的批评在我看来需要?#27492;?#30340;是中国作家已经学会懂得避开条条框框知道如何巧妙地在这些人为设置的栅栏中获得写作的空间和自由并竭力不使作品的审美意义变得贫瘠而乏味这看起来很像米?#36136;?#25152;揶揄的“纯艺术化”写作但对特殊时期的很多作家而言至少它保留了一些写作的可能性您怎样?#21019;?#36825;种“栅栏式”写作的意义

    顾彬?#20309;?#35770;是什么情况之下都可以写出?#21028;?#30340;作品二战时期的波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连在集中营的犹太人都创作了?#21028;?#30340;艺术品中国作家老骗自己说:“当时我们不能写……因为……”中国作家是好娃娃老爱诉苦他们好像更需要一场暖和的采风活动开玩笑

    郑小驴?#20309;?#38750;常喜欢的一本小说德语课据说是伦茨取材自画家埃米尔·汉森在纳粹统?#38382;?#26399;被禁止作画的真实事件小说塑造了一位忠实“履行职责”顽固不化的警察父亲?#24039;?#24682;守职责尽职是德国文化基因的重要组成部?#37073;?#24744;怎?#32431;创?#21531;特·格拉斯海因里希·伯尔伦茨他们文字中体现出来的“德国职责”

    顾彬原来我都不太喜欢他们的文?#37073;?#21487;是重视他们的人格可以说他们代表德国的良心良知如果只从文字来看他们有值得一看的作品但他们的作品从美学来看不一定都是最?#21028;?#30340;

    郑小驴那您心中最?#21028;?#30340;德语作家是哪些最近中国引进了约瑟夫·罗特的小说据称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上半叶最重要的德语作家之一您怎?#32431;创?#36825;位德语作家

    顾彬哦你是要让我流眼泪吧他是我最喜欢的德语作家之一他是酒鬼1918年之后?#20998;?#31038;会发生了大变革对作家而言这比几百年前的世界更残酷因为对社会失望他选择酗?#30130;?#26368;终导致?#21171;z?#27515;是他当时唯一的路

    中国文学和世界文学一样对自身所处世界的感受和理解越来越难获得期待中的回应

    郑小驴世界文学向来是中国文学的重要组成部?#37073;?#20294;中国文学好像并不是世界文学的重要组成部?#37073;?#36825;对中国作家?#27492;担?#22810;少有些打击自尊心随着中国综合实力和国?#35270;?#21709;力日渐提高您对中国文化未来的影响力和辐射能力抱有乐观心态吗

    顾彬中国现代当代文学应该是国际的要不然它就是一种落后的乡土文学写作意味着作家也影响到国外的读者除了当代诗人以外中国较少有世界的国际承认的作家辛亥革命以后的文学成功的原因是不少作家会外语会看原文去国外也用外语写作中国当代作家去国外基本上需要一个汉学家陪着他们因为他们什么都看?#27426;?#21548;?#27426;?#20063;说不出来

    郑小驴但是这种?#32431;?#30446;前已经发生了改观年轻一代作家都受过比较好的教育很多人都会一两门外语有些年轻作家已经开始了双语写作和国外的交流也越来越频繁当这些东西不再是问题时您认为中国当代文学和国际文学难以接轨的原因出在哪里

    顾彬事实上如今没有中国当代年轻作家可以用外语跟外国作家谈文学他们都需要译者我一直为中国作家做译者既有笔译也有口译他们唯一的?#20174;?#23601;是:我们的文学这?#27425;按?#20320;该为我们作出努力

    郑小驴阅读是我们体察世界的一种?#30001;e?#20316;家通过写作表达对自身所处的世界的感受和理解但这种表达当下越来越难获得期待中的回应文学面临边缘化这不单是中国作家面临的问题也是全世界作家共同面临的事实这个问题在德国?#29616;?#21527;您怎?#32431;创?#26410;来的写作趋?#30130;?/p>

    顾彬德国文学倾向跟美国的中国的一个样:最重要的题材目前是长篇小说诗歌处于边缘散文稍好话剧没有人写好像只有长篇小?#30340;?#32473;读者回答存在的问题不过长篇小说很无聊因此看完了读者就把它扔掉

    郑小驴最大的腐败是语言的腐败僵化教条的讲话标语网络流行语等?#29616;?#33104;蚀和侵害了文学的心灵这种现象在德国曾经也出现过现在还有别的问题吗

    顾彬德语文学分成?#35762;?#20998;:通俗文学与精英文学通俗文学读者多精英文学读者少精英作家会使用美丽的深刻的纯的无错误的语言德国文学奖很多奖金也很丰厚获奖作家可以借此提高生活水准通俗文学家?#35805;?#24471;不到什么?#20445;?#20063;不需要因为他们的著作卖得好

    郑小驴您曾说过“1945年以后?#20998;?#30340;小说家不再写什么真正的故事对小说而言不再是讲故事的时代唯一还写故事的作家是美国人和中国人”作家依然处在“故事的发生地”我们需要故事也需要揭示故事背后的内因您认同吗

    顾彬因为在中国老教德国当代哲学所以我对这个问题有一?#20013;?#30340;了解德国当代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Odo Marquard不?#20204;?#21457;表了一篇文章主张人需要故事谁都想谁都应该讲述自己的故事问题在于讲什么样的故事他说无论自身还是别人每一个人有一个过去我们应该把它弄清楚但我们好像失去了辨认生活方向的能力因此我们需要故事告诉我们怎么喝一杯咖?#21462;?#24590;么走路怎么爱一个人?#21462;?#36825;类故事不一定需要一种情节

    最难写的是长篇小说“美”是重要的它允许我们发展幻想

    郑小驴就审美意义而言也许您眼中的中国小说就像德国火腿并没?#24515;?#20837;严肃文学的范畴读者更多是带着猎奇和消遣的心态去了解中国文学但文学的真正意义也许并不在于审美而在于启发人们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个世界在于开启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您认为呢

    顾彬以伯尔的小说做例子吧他死后他的读者没了原因是他还在的时候他的小说帮当时的西德解决了不少社会问题因此他的作品是重要的不过他描写的社会问题克服了他的小说就失去它的?#36136;?#24615;他原来的读者突然注意到他的语言发现他语言水平太差也有专家说除了战争时写的书信外他连一部好的作品都没有

    郑小驴这点和鲁迅很相似但鲁迅文章中批评的社会问题到现在依然有效假以时日,鲁?#35813;?#20889;的社会问题解决掉的话您认为他的文字会不会失去?#36136;?#24615;

    顾彬对我?#27492;担?#40065;迅是二十世纪唯一全部了解中国问题的人他提出来的问题恐怕无法这?#32431;?#35299;决

    郑小驴?#20309;?#22312;网上看了您的一些访谈和言论看得越多觉得彼此误解越深奥登曾言对于诗人而言最?#32431;?#30340;莫过于发现自己的一首诗受公众追捧被选入选集?#27426;?#20182;清楚这是一首赝品可见误解也是文学的一部分您怎样?#21019;?#36825;种误解除了语言文化种族信仰的差别还存在彼此更难进一步交流的内在原因吗

    顾彬误解是正常的误解也是好的因为误解让我更清楚地发表我的看法?#20063;还?#35841;把我的观点理解错了不少原来攻击我的人现在成为了朋?#36873;?/p>

    郑小驴您批评中国作家的长篇小说写得过长人物过多但?#26032;?#26031;·曼君特·格拉斯伦茨等人也有过大部头小说莫言谈及长篇小说这一文体?#24444;担?ldquo;长篇小说不能为了迎合这个煽情的时代而牺牲自己应有的尊?#31232;?#38271;篇小说不能为了?#35270;?#26576;些读者而缩短自己的长度减小自己的密度降低自己的难度”您怎么理解莫言说的长篇小说的“尊严”

    顾彬你举的例子是现代文学的不是当代文学的目前最难写的是长篇小说如果要写的话不得不跟现代作家比但是谁会呢另外目前的长篇小说是商品不是艺术品

    郑小驴您曾公开表达过不满“中国当代作家根本不知道人是什么”您说的“人”和中国作家理解的“人”在自由女权民主平?#26085;?#20123;价值观上是否存在偏差和误解

    顾彬人可能是最复杂的一个现象“人是什么”这是一个古老的问题连我们自己都不一定理解了解我批判的是不少作家对人的认识局限于一种模式比方说女人是美的女人是肉体男人戴眼镜男人抽烟

    郑小驴回顾整个二十世纪?#24895;?#21629;开头用流血做注脚中间穿插两次世界大战以冷战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作为结尾没有任何一个世纪的历史能比得过二十世纪的丰富性和复?#26377;ԣ?#20063;没任何一个时代能与二十世纪的深重苦难相提并论德国留下了?#30701;?#30382;鼓德语课?#25172;判?#20316;品现在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文学错失了二十世纪和二十世纪?#33391;?#32780;过并没有留下与这个世纪等量齐观的文学作品您置身其中又身在其外怎么辨认这种声音

    顾彬如果从“五四运动”后来看中国现代文学有一些?#21028;?#30340;作品比方?#30331;?#38047;书萧红沈从文等人的作品

    郑小驴索尔仁尼琴说文学如果不能成为当代社会的呼吸不敢传达社会的?#32431;?#19982;?#24535;?#19981;能对威胁着道德和社会的危险及时发出警告——这样的文学是不配称为文学的索尔仁尼琴强调了文学的道义性作家的责任和担当但文学并不仅仅只是这些这像和平时期的防空警报您认为索尔仁尼琴提倡的文学标准在今天是否依然有效

    顾彬有好几个不同的文学标准一个当然是?#32431;?#30340;描写对人性的?#27835;?#23545;我?#27492;担?ldquo;美”是最重要的因为“美”让我们做?#21361;?#20801;许我们发展幻想?#21462;?#19981;少集中营的犹太人之所?#38405;?#24184;存因为他们相信艺术的力量

    来源文学报企鹅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24471;?#20307;使?#20204;?#33719;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4-1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

    pk10Ԥ